红芦苇文化传播

江南文脉 名家字画 艺术鉴赏

萧鼎咸先生诞辰115周年

父亲是1905年生人,今年是他诞生一百一十五周年。一百周年诞辰时,我们为他出版了一部书法集,还请徐邦达老师题写了书名,转瞬十五年过去了,我们重新发表先父苍劲的佳作,这些作品曾经深刻地影响着我,我也乐意将其分享给更多的爱好者。

萧平

2020年4月19日

去岁是父亲百年诞辰,我们筹备出一本父亲的书法集,兄弟姐妹分头寻找资料,希望尽可能周全些。不觉冬去春来,进入了新年,今年又正是母亲的九十诞辰。所以这本集子,既是献给父亲百年诞辰的,又纪念着慈母的九十生辰。

父亲去世三十三年了,母亲比父亲小十一岁,是二十二年前离世的,他们在人间度过的春秋相等。他们辛劳一生,抚育了五个子女,却没能享有大寿。即在现在,每当我看到友朋中高寿而健在的前辈,总会生出些许感慨,是羡慕,是嫉妒,还是伤感?我道不明,理不清。

我的血管里流淌着父母的血,在我默默想到他们的时候,这血液会激荡起来。我还记得父亲写给我的第一封信,那是四十四年前(1962年7月23日)我尚不满二十岁,随钱松喦、亚明等老师在青岛写生的时候。“平儿:你是第一次出远门,这几天我们时刻记挂着你,昨日下午接到你来信才放心。回忆解放初期我在杭州学习时,很想能看到你从宁波来封信,可是那时你还不能写,光阴真快,现在你已不但能写,而且能很好地反映你的感情,使我得到很大的安慰。”这段朴实的叙述,寄寓着父亲真诚的期待与欣慰。如今,对于戈儿、玉女,我的心情不是正与父亲一样么!

父亲鼎咸公,字绍源,毕生从事邮电管理事业。这行业,几十年前在中国是很“现代”的。祖父早在家乡扬州,是这一行业的先驱者。父亲继承了祖父这一事业。而在他的业余,倾心于文学艺术与景盆,这正是他的两大爱好。盆景,现由小弟萧顺继承着,书画,大约传给了我与和弟,还有小妹迎。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,我们先后在新加坡与家乡扬州,举办《萧氏一门书画展》,展览了三代人的艺术创作,这或可告慰父母于九泉的。

父亲的书法,我未曾听他说过直接的老师。他是自习碑帖开始的,从二王、黄山谷、赵孟頫到董其昌,这一脉络非常清晰,清隽飘逸中寓着刚劲和挺拔,这主要是他行楷和行草的特征。他也偶作篆、隶,隶书似与陈曼生有所合。他在结体和用笔上的推敲和斟酌,花费了很多心血,最终形成了自己的格局和风神——在严谨、方挺中,生姿韵,求变化。他的严谨已经近乎于严密,仿佛欧楷,无懈可击。不论蝇头小楷,还是擘窠大字,都不失丝毫的法度。甚至平时钢笔的书写,都可视为规范的帖。

父亲写大字时,我经常帮着拉纸,那正是学习的机会。他下笔沉重,疾而有力,没有犹豫和迟疑。那种严谨中的纵放,稳沉中的爽利,正是他性格的写照。

父亲晚年曾对我说,你注意到飒飒秋风中的枯草吗?它挺着茎,并不倒下,让劲风吹播它的种子。他的这一关注,让我久久不能释怀,多么深厚的情与爱啊!少年时,父亲常在我的习作上题字,钉在墙上,全家观赏评说。现在,我时为戈儿、玉女的习作题写,这一美好的传统留下了。

父亲的青年时代,经历了战乱和动荡;中年忙于工作和革新;晚年经历过生活的坎坷,所以他留下的墨迹不多,这是莫大的遗憾!

母亲金氏,安徽合肥人,来自乡村。她纯真而健康,带着田野的风和露,在抗战期间的重庆,嫁到了萧家。其时她名艳芬,父亲为她改为一芬,贞洁而纯朴,格外名实相符了。现今,人们看到她年轻时的照片,还交口称赞她的慈而美的风采。为丈夫、为子女,她克勤克俭,透支着自己的身体。母亲去世时,戈儿才十五岁,他挥泪写下了一篇文字——《失去的梦》,是啊,与奶奶相处的日子在孙子心中,正是无比甜蜜的梦!

这是一部艺术的集子,载着父亲的墨迹,骨气铮铮,风神独秀!

这是一部纪念的集子,含着三代人的血脉亲情和难忘记忆。

“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”写至此,不禁念出了东坡居士的名句,即为结语罢!

谢谢徐邦达老师为该册题字!

2006.6南京爱莲居

习作赏析

车换兮荐稿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«   2020年8月   »
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31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网站分类
搜索
最新留言
    文章归档
    网站收藏
    友情链接
      Flag Counter

    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1 Zero

    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